LionHeart

穷尽一生为一梦。

【傅明】故事

*人生中第一次写文,肯定有诸多不足,请随意拍砖,不用担心,在下血厚防高,而且反击率是0%【哪来的自豪感】

*仰望满圈的太太,赶快喝了口82年的雪碧冷静一下,淡定,开个buff先【恭喜获得buff“渣文笔女神之宽恕”】

*感觉这梗人尽皆知,如有雷同,请顺手告知并安利,我马上删文【太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尔康伸手.jpg)】

*邪线一直没敢进,大部分都是看太太们的产粮所知,产粮都把我捅成这样了真的不敢玩,于是有任何与原作风马牛不相及闹出的笑话,请大笑三声后夸我一句你这傻狍子还挺幽默的【手动再见】

*因为是个故事,故事里还有故事,故事里的故事还有故事,所以题目就叫故事,真的不是我偷懒随便取请相信我【大义凛然正色道】

*感觉像是傅丨丨丨明,又像是傅←←←明,但其实是傅???明【这啥】

*似乎正剧向,大概ooc,年满八十岁者,请在儿女的陪同下观看。

 

可以开始了吗?(开始请按【确认】键,如需修改请按【取消】键)

 

存档生成中,您的故事即将开始…

 ---------------------------------------------------------------------------

 

故事的开始总是千篇一律平淡无奇。

桃花树下,澄明湖边,沽酒钓诗好天气。

红衣剑客剑疾如风,身正如松,似醉非醉,豪气干云。平白迷了大龄拜师初窥门道习武还不足半年的江湖小虾米的眼。

大侠就是这样的,他肯定是个大侠,我得上去结交一番。

蓝衣小虾米想着,热血沸腾冲上去结果没说两句话就脑子一热抽出剑说兄台我们来比一比。

那一刻那人笑得酒窝里仿佛贮了酒。

 

这还是东方未明生平第一次给人撂翻在地——不算小时候欺负他的王大霸的话。

之前和谷里的恶师兄过招时,他好歹还耍了把小聪明拿石灰粉糊了人家一脸,虽然后来被恶师兄揍了一顿还得替他捏肩捶腿呼呼眼,但一入谷就能单挑行走江湖多年的恶师兄还赢了,他暗叹自己果然是天赋异禀武学奇才根骨极佳印堂发黑将来必大有所为。

现下面对着这个爽朗君,他倒是不好意思使小把戏了,结果月射寒江,对方闪开了,再月射寒江,啊又闪开了——我怎么趴地上了?

那是傅剑寒和东方未明第一次见面,剑一比过酒一喝过,他东方未明从此就再也没戒下当日种上的瘾。

 

傅剑寒是直的。

啊?他喜欢女孩子的这需要说吗。

说他直,在于他为人正直,待人耿直,性子直,说话办事也直,简直比他手里那把剑还直。挑剑而起荡剑而过时剑好歹也还要弯一下,傅剑寒却像万年寒冰做的剑,直得掰都掰不弯,偏他又热情似火,东方未明就想啊,你哪里该叫傅剑寒,干脆叫傅剑暖得了。

人直就算了,他悟性还高。

这一度让要毒死个渣男推倒个花瓶两次摊上人命最后还得拿道德去换才能悟出一点点人生哲理来的东方未明羞愤交加。

人直悟性高也算了,他偏还英俊潇洒,运势极强,知交众多,福缘深厚,不沾黄书,爱好请客,酒量似海,胆量过人,见多识广,身世成谜,左手泡妹,右手歼敌,攻能连斩,守能霸体……

总之,在东方未明心中,傅剑寒整个儿就是主角中的真主角,大侠中的战斗侠。

幸好东方未明也是直的。

啊?他当然也是喜欢女孩子的。

至少那时还是。

说幸好东方未明也是直的,是说他傻缺缺的那种直,这才会不生嫉妒,不犯自卑,输了认输,错了认错,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满心以为一把黄纸烧过,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会是好兄弟。

挨了醉仙十几把连击换来的醉生梦死,舍不得喝我要送给他;跑遍杭州城猜谜送酒得来的金古无双,我喝浪费还是送给他;他身手那么好却没一把好剑,那这把傲天神剑也拿得出手我就送给他;他长那么帅还没有女朋友——打住,我自己都没有,我拿什么送?

 

永远的兄弟偶尔的酒,多变的风云不变的心。

东方未明的小日子过得很是风平浪静。

直到有一天他在茶馆遇到了徐子易,他觉得好久没听过徐子易说书了,就要了壶茶笑嘻嘻地凑在他身边缠着他快来一段。

“要听什么?”

“就……讲点大侠们闯荡江湖觅得红颜,轰轰烈烈难舍难分的爱情故事咯?”

侠名易取,红颜难得,他觉得可以好好参考一下前人。

“不听小虾米的故事了?”

“一会儿再听,一会儿再听~”

“好,那我就先讲一个杨过与小龙女——”

“这个我都听过好几十遍了。”

“嗯——那就郭靖与黄蓉——”

“这个有书的,我买的典藏版。”

“那就话说胡斐和苗若兰——”

“那可是老胡的先祖,我知道的说不定比你还多呢。”

徐子易定定看了看像是故意在找茬儿气他的东方未明,觉得要是不捉弄他一下简直对不住自己无所不知的名号。

“好,我想到一个你肯定没听过的!”

“谁?”东方未明眼睛都快闪出光来了。

“大侠令狐冲——”

“和魔教圣姑任盈盈,这我知道,”东方未明一边接茬一边撇嘴,“令狐大侠可是傅兄的偶像,我耳朵都快听起茧子来了。”

“非也非也,”徐子易卖关子似的一笑,“我要讲的,是令狐大侠与——”

东方未明咽了咽口水,忙拿起茶壶给徐子易满上示意他继续,他其实真的觉得小师妹和仪琳也是不错的。

“东方不败。”

这话一出,只听见“咣当”一声。徐子易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周围明明没有一个杯子摔地上,怎么会有什么碎了的声音呢?

“徐兄你……你太过分了,”东方未明此刻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怒,“要是让傅兄知道你把他的偶像和不男不女的魔教妖人凑到一堆,他肯定是要提剑和你打一场的。”

“你且听我慢慢说——”

 

那天是很稀松平常的一天,东方未明进茶馆时都还是这么想的。

结果那天改变了他的一生。

 

东方不败为练成绝世武功不惜自宫,变得不男不女,又将原教主任我行囚禁,夺取日月神教,意在一统江湖。

令狐冲与其几个师兄弟本欲退出江湖,路上结识了钟情于他的任盈盈,并相约前往救出任我行……

后来湖畔初逢,令狐冲与一素不相识的貌美女子一见如故,对月饮酒,互生爱慕之情,那女子不曾说话,却胜过他人万语千言……

再后来,令狐冲的师兄弟为东方不败错杀,前去报仇时,令狐冲却发现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东方不败,可不就是那夜的知己红颜?!

………………

徐子易本身讲的生动形象,仿佛跃然于眼前,东方未明紧张得滚烫的茶端在手上又不敢放又不敢喝,生怕听漏一个字。似乎自己就站在黑木崖上,看着那个一袭红衣的女子捏着绣花针巧笑嫣然,蔑视江山,忽而看清来人时,一脸的错愕与纠结。而令狐大侠提剑而起,欲弑魔头祭师兄弟在天之灵,却在帐中看到心心念念之人,难断相思,又难释血仇。

他多想对对峙的二人大喊一句:令狐少侠,东方教主,别打啊!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可是他喊不出来,故事里的人也听不到。

他很快接受了令狐冲爱上东方不败,也很快接受了东方不败爱上令狐冲。只是却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非要让这两个人身份对立,最后刀剑相向。

她本男儿身,忍辱负重,练成神功,横行天下,四方朝拜,却无人可爱,无枝可依,他人给的永远是臣服、恐惧、背叛和恨。而那夜相识,那男子却没把她当作“东方不败”,在他眼里,她是个需要人保护的弱质女流,是他的红颜知己。

她的笑很美,喝酒的样子很美,不说话的样子也很美,他发自肺腑地关怀她、爱怜她,给了这个世称冷血的人一壶暖酒。 

所以她真心爱他,真心待他——她一向杀人不眨眼,却惟独与他交手处处手下留情,就连黑木崖大战明知他已是敌非友,最后关头,她回忆过去种种,仍不肯伤他。

但他却刺了她一剑! 

听到此处,东方未明莫名来了一阵火,竟有点想去隔壁酒馆找找傅剑寒在不在,在的话让他不许还手拿给自己揍一顿。

“令狐冲,我对你一番情义,处处手下留情,你竟然下这么重的手!”

“你是为了报仇,还是为了这两个女人?!好,你既然这么负心,我要你亲眼看见这两个女人死在你面前!” 

她若真心出手,怎么还留得下活人?也许她只是在等待令狐冲最后一斩,斩她性命,斩她相思,斩她万般苦痛,斩她错付痴情。所以她没还手,甚至挡都没挡。

东方未明差点一个鼻酸忍不住,就要抱着茶店的老板哭一会儿才好。

而就在东方不败万念俱灰之时,令狐冲却纵然跃下山崖,抱住她说:“告诉我,你是诗诗!”

那一刻,什么霸图天下,什么一统河山,什么江湖恩怨都已不再重要,她知道就算天下人都负她,他令狐冲也不曾负她!她知道哪怕他退隐江湖,他也一生都忘不了她了!生死关头,她用尽全力一掌将令狐冲带回地面,自己却心满意足地飘然下落,跌下万丈悬崖,让那一袭红衣,永远印在所爱之人的心上……

渐收尾音,徐子易缓缓坐下,轻啜一口茶叹道:“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

掌声呢?

东方未明却只是怔在那里,徐子易叫了他好几声都没反应,意识到自己可能讲了违背伦理的东西把东方兄吓傻了,徐子易赶忙笑道:“东方兄,这只是一个故事,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后人是不得而知的,说不定令狐大侠真的只最后见了东方不败一面,一剑刺死这魔头后和任姑娘永结同心厮守终生了呢!”

“不要……”

“东方兄?”

“不要跟任盈盈……”

徐子易这才发现少年连眼眶都红了,突然想起杜康村初识这少年时他也曾因一个故事豪迈大笑仿佛身在其中,便笑着拍拍他的肩。

“想不到东方兄竟如此入戏,且忘了罢,待我给你讲大英雄小虾米的故事……”

那之后徐子易讲了什么,东方未明其实一个字都没能听进去,只知道周围的人在鼓掌喝彩,他也应该象征性地鼓一下掌,然而眼前一旦浮现黑木崖上令狐冲一剑刺中东方不败那一幕,他才拍了一下的手就攥紧成了拳头。

 

于是自那夜起,东方未明就常常做一个梦,但没有梦到黑木崖一战,也没有梦到令狐冲纵身一跃。

他只是梦见一片苍茫静夜,一轮明月,一处悬崖,和一坐于其上的背影。一眼看去乌发坠地,衣衫绯红,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只一壶酒伴其身侧,寒风吹过,青丝红袖缥缈舞于天地之间。

何谓悲凉,不外如是,他想,那大概就是东方不败了。

 

是自那之后,还是之后的之后?东方未明看傅剑寒的眼神渐渐地变了,不知是变得更喜欢他了还是变得讨厌他了。

他再不想去跟傅剑寒喝酒,也不想跟他比剑,他逐渐发现傅剑寒是个滥好人,对喜欢的人事物都是一样的好,非说对谁不一样那也是杨云杨大哥,非说对什么不能割舍那也是酒。

而他东方未明,却像是一只滑稽地捧着宝箱的地鼠,人家一铲子糊了他一脸,抢了他的宝箱,然后摸了摸他的头,他就马上换回一张蠢脸缩回去再捧一个宝箱出来,时间一到,那人扛着铲子转身就走了。

朋友,你等等,那宝箱里装的是什么?我都还没打开看过呢——

朋友,你会回来看我吗。

 

杨云是第一个觉出东方未明不太对了的人,傅剑寒的心太宽,任剑南的心太远——早飞到忘忧谷去听百鸟朝凤去了。

杨云问他怎么了。

他其实自己才最想知道。

“觉得他像令狐冲。”他指着傅剑寒想都不想脱口而出。

这话一出,傅剑寒只当他在赞扬自己,反而是高兴得整个人都要闪闪发光了,端着酒坛子就冲到他旁边笑嘻嘻地说什么这是傅某收到过的最好的赞美,好高兴啊东方兄,来兄弟我们干了之类的……

东方未明没说话,举起酒坛子开喝。傅剑寒倒也没觉察出什么不对来,只是他都喝了大半放了坛子了,东方未明却还抱着坛子死灌,杨云想阻一下,他倒还把杨云拉住了。

“他这样喝对身体不好!”杨云小声说。

“东方兄有心事,喝了反而舒坦点。”傅剑寒也小声说道,又笑出两个酒窝,伸手拍了拍东方未明的背,转而回到自己的座位。

放低声音做什么,你们以为我100的耳功听不到吗?

舒坦个毛!

这什么酒,怎么一点味道都没有。

为什么我还没醉?

 

那边回到座位的傅剑寒定定看着东方未明放下已经空了的酒坛,脸上神色依然黯然,再看另一边想要一醉解相思的任剑南,瞬间就悟了什么——怕是东方兄也和剑南兄一样,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吧。

“酒也喝过了,傅某有个提议!”傅剑寒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笑道,“既然东方兄都说傅某像令狐冲了,不如我们就来个笑傲江湖大乱斗!老规矩,输的付酒钱!”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提议……你就是钱袋空空,手又痒了是吧?”杨云无奈地笑了笑。

心思重的人,一般动动筋骨找点事做也就能暂时放下了,眼下剑寒这个提议其实不错。杨云抿着杯中酒,眼睛却在瞟东方未明。

对方正呆呆看着傅剑寒,又像是透过傅剑寒看着其他什么人。

“好!那傅某来想想谁是谁~首先东方兄说我像令狐冲,那傅某就是令狐冲吧!”说着傅剑寒就歪过头去开始打量杨云。

“你看我做什么?”

“杨……杨?好!老杨是杨莲亭!”

“哈?为什么啊?!”一来就是东方不败的男宠,杨云简直哭笑不得。

“剑南兄……任啊……那就任我行和任盈盈你随便选一个吧~”

“欸?什、什么?为什么?”任剑南回过神来,又来回看着依然在发怔的未明、已然在扶额的杨云和满脸写着“快选快选”的傅剑寒,深觉交友不慎,叹了口气道,“那就任我……”

“好!剑南兄就是任盈盈了!”

“欸——什——等一下——”

任剑南的抗议还没说出口,对面的杨云噗地一声笑了接道:“的确,比起骄傲自大、毒辣专横的任我行,任兄倒更贴近任盈盈些!”

“欸——怎么连杨大哥也这样!”

“那就只剩东方兄……东、东、东方……”

傅剑寒脸色一赧,沉默下来,余下两个人也瞬间悟了,任剑南再也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杨云却反而收了笑观察起东方未明的表情来。

要说也是巧,难得一见的复姓,刚好笑傲江湖里就是有。

“东方兄,你不必勉强,要不就随便选……”傅剑寒打了个哈哈笑了笑,冲东方未明摆了摆手。

“没事,”东方未明难得地还露出了笑容,“我觉得东方不败就挺好,武功还那么高,只怕小弟才疏学浅,却当了个东方常败。”

他的笑并不开心,愣是迟钝如任剑南都看出来了。

任剑南后来说起这事时就笑,说他当时本来还想开玩笑地说,杨大哥当了杨莲亭心里不服气,就笑我当了个女的任盈盈,这下有东方兄当了个不男不女的东方不败,他也没理由笑我了。

只是现下东方未明这笑却是弄得三人一时都不太敢再乱说话。

其时,东方未明的功夫已是小胜杨云和任剑南,能让他抛却烦恼痛快打一场的当然就只有傅剑寒一人了,只是如果四人混战变成两人互殴,怎么说也是有些不好把握的——不是傅剑寒自大,只他有的时候确实下手不知轻重,如果不小心伤了东方兄,东方兄一个不高兴,他自己也要郁闷好些天……

想着他却突然开怀一笑,拍着手说:“巧!太巧了!”

东方未明依然面无表情,其他二人则是疑惑地看着他。

“令狐冲和任盈盈,东方不败和杨莲亭!”他笑得酒窝更深,“你们看,老天爷把队伍都替我们分好了!你们说这是不是缘分!”

巧,果真巧,正正邪邪各一对儿呢。东方未明冷笑一声,把对傅剑寒的幽怨,又平白无故翻了三倍破空穿云对准了老天爷。

 

四人很快就两相对立起来,看着对面一边笑嘻嘻似乎说着“双剑合璧”什么的,一边低声商量着战略,这厢东方未明倒不如之前恍惚,看着傅剑寒的眼神愈发锐利了起来。

杨云心道莫不是东方小兄弟其实相当介怀当了东方不败的事?

“东方小兄弟,”杨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不愿意和杨某一组?”

东方未明赶忙摆手,连说着怎么会怎么会!杨大哥你别取笑我啊!

杨云微讶——这慌张的小样儿完全就是平常的东方未明嘛,只是他先前身上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如此看来却像是全部向着剑寒的。

同是少年英雄,剑寒比起同辈人确实无意中展露许多天赋异禀之处,然而在某种情况说来,东方未明其实更具天赋,假以时日必有大成,眼下无论他是出于什么原因针对剑寒,或嫉妒或羡慕,首先也该让他学会正视自己。杨云正欲开口说些什么,东方未明凝视着对方二人,却先说话了。

“杨大哥,我不会手下留情,还请助我一臂之力!”

“手下留情?”杨云自然不知他在说什么,挑着眉倒是豪迈地笑了起来,“如果东方小兄弟此前多有保留,此次便是替为兄的钱袋着想,也请使出全力击败对面那两个小子!以及……”

东方未明侧过头来望着杨云,静静地听着,而杨云身上就有那么一种说不出的气质,会让人觉得他说什么都是对的。

“不知是不是杨某多虑了,希望东方小兄弟记得,你是东方未明,不是其他任何人,对面那小子也不是令狐冲,是傅剑寒。”

东方未明怔了怔,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杨云见东方未明眼中的雾霭渐渐散去,虽不知自己猜中几分,但话的方向至少是找对了,又悄悄俯身在他耳侧低笑着说了一句:“何止是傅剑寒,还是个喝了酒没钱给,耍赖要求切磋抵酒钱,头带半个月不洗的邋遢穷酒鬼傅剑寒!”

这是东方未明这段时间以来笑得最开心的一次,眼睛整个如同被春雨洗刷过一般清澈极了,仿佛一切烦恼都随着杨云那句话一起消失。

“好,那既然如此,杨大哥,当心了!”东方未明提起剑摆正套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嘿嘿地笑了笑,捏了个兰花指,尖着嗓子细声细气地说道,“莲弟,令狐小儿且由妾身对付,你可小心了那任盈盈!”

闻言,杨云哈哈大笑,倒是一个剑柄先敲到东方未明的头上去了。

 

那一日两方酣战许久,难解难分,东方未明破天荒地发挥超常,竟无一次失手,再加上杨云一手轻灵飘渺的天山剑法,二人首先瓦解了任剑南,又一同对上傅剑寒。

杨云正要抬剑,却见东方未明伸手阻止。

“莲弟,”东方未明却是又学了女人的声音,一时搞得杨云没反应过来,“你且在一旁看着,妾身如何收拾这令狐小儿!”

杨云听过的都已怔了一下,傅剑寒没听过的直接整个人都呆住了,回过神来时东方未明已直朝他破绽击来,一招荡剑式逼得他措手不及,剑舞如飞,招招紧扣,弃守为攻,势如破竹,不消十回合,傅剑寒居于劣势,东方未明反手一剑,眼见就要刺到傅剑寒心上,对方竟没来得及挡,他急急收手将剑抵在地上又擦了把冷汗,依然能感到内劲震得剑尖直颤。

胜负已分。

“赢了!杨大哥!我赢了!”这还是东方未明第一次赢过傅剑寒,虽然是傅剑寒无防备在先,但他还是很高兴,就在要冲过去给杨云一个大大的拥抱之时,又忽而停住,再度学起女人的声音,“瞧妾身这是在说什么呢,莲弟,不是妾身赢了……哎哟疼!杨大哥你敲我干啥!”

“你好好说话,”杨云强忍笑意佯怒瞪了他一眼,又示意他往四周看看,“这周围可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

“哈哈!是小弟的不是,”东方未明双眸坚定,已无彷徨,“小弟只想道声谢,若不是杨大哥,小弟不知何时才能解开心结。以及,杨大哥,不是‘我’赢了,是‘我们’赢了!”

“欸~~~明明是傅某先认识东方兄,才介绍给老杨的~~~”不等杨云答话,一旁的傅剑寒倒是先一本正经地叹了口气,酸了起来,“现在倒好,胳膊肘往外拐,联合老杨一起欺负起我来了。本以为东方兄今日状态不佳,还想占个便宜,想不到东方兄反而状态神勇,倒让老杨捡了个大便宜。尤其最后那招,太坏了!傅某现在想起来都真的好生气好生气……啊!”

“怎么了?”一旁的任剑南败下阵后刚回头进酒馆取了古琴出来,见状不解问道。

“莫不是舒活了筋骨,酒瘾又上来了吧?”东方未明暗暗笑道。

“哈哈,知我者,东方兄也!走走走,再回去喝酒去!”

“啊?还喝?”任剑南苦闷地皱起了眉头,琴呀琴,若是今天这群人喝得我不得不把你暂时抵了还酒债可如何是好?!

 

夕阳沉沉,归鸟阵阵,四人喝的喝倒的倒,倒也是难得的平静逍遥。傅剑寒不是令狐冲,自己也不是东方不败,想通这些就会发现这些日子是自己多虑了,眼下可得补上这些天的食不知味,与兄弟喝个尽兴。

 

一切都恢复正常轨道,那落寞背影的梦也没再出现,东方未明终日勤勤恳恳,几乎都要忘了茶馆里的那个故事。

然而天机不可参,其巧不可言。

本以为心中那颗毒种子已经枯死,谁料北风料峭,吹之又生,反倒如同离离原上草,以为野火能烧尽,待你注意时,却早又遍生荒野,融进血髓。

 

那“北风”名为姬无双。

好一个乌发飘逸,一袭红裳,容姿绝艳,顾盼生情的女子,美得如同画中天仙,又妖娆如若头牌花魁。东方未明亲眼见到她之前,都不知道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美成这样。

傅剑寒与她萍水相逢却如遇故交,月明湖畔,一夜对饮,推心置腹,言笑晏晏。

她不发一言,自斟自酌,举手投足间就能勾掉傅剑寒三魂七魄。

她不告而别,傅剑寒就魂不附体,食不知味,连酒都喝不下去。

 

傅剑寒第二次见到她时,东方未明也是第二次见到她。

他告诉他这是魔教中人,武功高强,非你我可匹敌。

傅剑寒只是痴痴地看着那女子,像是要她亲口说出来他才相信。

然后那女子狂笑,毫不介意地承认,嘲笑他的蠢笨,然后下令让那些喽啰杀了他们。

傅剑寒却呆呆地说,原来你声音这么好听,当时为什么不说话。

 

多么惊人的相似啊,东方未明想,我现在是不是该大喊一声不要打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呵呵。

 

令狐冲还是那个令狐冲,只是真正的东方不败出现了。

除了这是个彻底的女的,好吧,升级版的东方不败出现了。

男主角傅剑寒是令狐冲,女主角姬无双是东方不败。

那他呢?他觉得可能是诗诗,不,诗诗虽然代替了东方不败,但人家跟令狐冲露水姻缘,他可没和傅剑寒干这些苟且之事。

他找不到自己的角色,他可能是一个跑龙套的,可能是一棵树,可能是跑错片场了。

 

傅剑寒,不用我送你就有女朋友了,高不高兴呀。

我都没有你就有了。

恭喜恭喜。

东方未明想把自己砸碎了跟风一块儿飞到塔克拉玛干。

或者挖个地洞到南极去。

再或者蝶泳蛙泳自由泳到大西洋太平洋北冰洋不管什么洋。

他其实不知道那些都是什么鬼。

简而言之他想把自己抱成一团,以一个圆润的姿态滚得越远越好。

再简而言之他想日狗。

 

他真的很想转身就走,他都已经转身了。

结果那些天龙教小兵冲上来围住傅剑寒时他还是行动快过思维地开口一声傅兄我来助你。

助你个毛,我想坑你,我想跟他们一起揍你。

他一边想着,一边几剑就把面前那些咿咿呀呀不知道在说什么的战五渣给清了个干净。

 

他没走成。姬无双走了,可能把傅剑寒还在萌芽的初开情窦踩碎了才走的,那叫一个潇洒。

看着傅剑寒一脸怅然若失的表情,东方未明心里有些复杂。

他一边替好兄弟失恋感到可惜,又一边替令狐冲被甩感到解气,又一边因感到高兴的自己感到不齿,又一边因萌生多种情愫的自己感到迷茫。

傅剑寒怎么了显而易见,但他东方未明是怎么了?好不容易解开的心结,绕了一个圈儿又缠在一起。

于是傅剑寒强颜欢笑要去买醉了,他也强颜欢笑地说好,二人喝得天昏地暗黑白不分,傅剑寒可能醉了可能没醉,反正没有哭。

他不知道他是醉了还是没醉。

但据隔墙有耳知情人士称,他回到逍遥谷蒙上被子就开始嘤嘤嘤地哭,一边哭一边揍枕头嘴里还喊着你这个大混蛋大白痴。

隔墙有耳知情人士还毫不客气地嘲笑了他:

“啐,多大个人了还哭,不过也算你小子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大混蛋大白痴。”

 

那之后东方未明也不闹了,怀抱着一些奇怪的心事不与任何人说,只笑着,一天天也就过了。

甚至有一天他贊傅剑寒的招式大有霸王之气,不如就叫霸王剑法,三招分别为“横空出世”、“四面楚歌”和“霸王别姬”。

“霸王”自是傅剑寒了,“姬”呢?

上天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让人觉得“真巧”的机会的,所以这“姬”自然就是姬无双了吧。

傅剑寒那么直,也不知有没有察觉到,他只是很高兴,高兴得恨不能马上开几朵花出来谢谢他。

也有一天东方未明开玩笑问傅剑寒,如果我终有一日堕入魔道,你会像令狐大侠杀了东方不败那样杀了我吗?

傅剑寒说不可能,东方兄哪怕堕入魔道,也肯定有你的理由,傅某一介游侠,本不在意正邪,如果事出有因,傅某一定要先问个清楚,说不定还能助兄弟一臂之力呢!

他依旧和傅剑寒他们喝酒,依旧和傅剑寒他们比剑,绝口不提往事,根正苗红高风亮节得只差改名叫东方明明了。

只别人都不知道的他的心里,那颗毒种抽芽生藤,散叶开花,腐心蚀骨,夜夜折磨。那毒花又引来猛兽,嘶鸣低吼,磨牙吮血,往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啃咬撕扯,叫他疼痛难当。

 

他最终追随荆棘离开了逍遥谷,师傅老泪纵横,大师兄声嘶力竭。

离开了逍遥谷的庇护,他知道了许多本来这辈子都不会知道的事——譬如他的身世,譬如他的仇人,譬如他对面站着的可能不是一个人不是一群人,而是整个世界。

和世界一比,傅剑寒突然变得很渺小,但和自己一比,他却变得很伟大。所以东方未明告诉满腔愤怒质问自己的他,你不必再来找我喝酒,我们再不是兄弟了,我高攀不起你。

他其实不想这么说的,他其实还是很喜欢傅剑寒的。

但傅剑寒不喜欢他,也知道就算他回去傅剑寒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他,何况他也回不去,所以他不能放任自己喜欢傅剑寒。

悲伤和仇恨就像是最佳的养料,毒花疯狂滋长,猛兽磨尖獠牙,它们日复一日以宿主的心为食,疼痛过后,感官麻木,情感渐失。

终于有一天,东方未明发现他心中空无一物,只有用别人的眼泪和血来填,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他麻木到要去毁灭才会快乐,要去掠夺才会快乐,要去杀人才会快乐,要看别人哭喊着臣服于他的脚下才会快乐。

 

他杀了很多人,可能比他过去打猎杀的猎物还多,有的人与他素昧平生,有的人与他几面之缘,但也不乏有的人与他生死之交,是他的良师益友、红颜知己。

他立了大功,晋升得很快,就连荆棘都不再小看他。

他最后居然屠了逍遥谷。

他站在血海里,身上那件蓝色短打被血污得不成样子,他看着自己的手,看着手里的剑,看着剑下的尸体,看着尸体死不瞑目的眼里映着一个着了一身血染红衣的自己。

他突然想起一个都快忘了的故事。

 

故事讲到这里就讲完了。

 

你听到了吗剑寒兄,我说故事讲完了。

居然睡着了?

你怎么这样啊,这又不是睡前故事……你太过分了。

好,反正你也睡着了,那我再给你讲一个你醒着我不敢讲的。

 

世人都讨厌东方不败,他简直集诸多令人讨厌的因素为一体。

但东方未明啊,一直都甘愿做东方不败。

可能是因为他从听到某个故事起,心里就一直住了一个令狐冲。

他觉得自己永远不会做让他的令狐冲讨厌的事,他的令狐冲也无论如何决不会对他刀剑相向。他不需要一个听他故事的人在黑木崖上无声大喊“令狐少侠,东方教主,别打啊!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因为他们不会打,不会有误会。

 

他想起那个故事之后,又恍悟似地反过来杀了玄冥子,杀了龙王。

如今他已为东方教主,修得大成,孑然立于不败之地。

他也开始杀人如麻,嗜血如命,霸图天下。

他亦有一袭红衣,一轮明月,和一个说不得的秘密。

日月神教,东方不败。

日月为明,东方未明。

连名字都暗藏机巧,你说巧不巧?

果然如果令狐冲是那个人的话,东方不败就必须是他。

发现这件事他好高兴,他甚至为自己能是东方不败感到自豪。他准备好了一切,只等他的令狐冲带他离开,他不会让他等到生死关头,不需要他跳下悬崖抱住自己,他可以马上跟他走,放弃一切,归隐山林,策马扬鞭,对酒行歌。

 

终于有一天,他的令狐冲也来找他了,也是为兄弟报仇,手里也拿着一把剑——不是他送的那把。

多么惊人地相似啊,他想,我一生都在等待这个时刻。

他的令狐冲冲上阵前,使一招霸王别姬——那名字还是他给起的。

他的令狐冲没有迟疑、惊讶与不忍。他看见他提剑狂舞的样子痴痴发呆,忽地让他想起他们初遇时的湖畔,也不知道是不是从那天开始,他眼里就再装不下其他人了。

那些杂兵当然不会是他的令狐冲的对手,他看见面前血花飞溅,然后那个人越靠越近,他的心越跳越快。

向我伸出手吧,拯救我吧,我跟你走好不好。

他的令狐冲果然伸出了手——手中还有一把不打算回头的剑,就好像忘了他们曾经有多要好,忘了对月饮酒,各抒胸怀的日子,四年光阴,一夕颠转,令狐冲始终是令狐冲,为报血仇,不问原因。

他突然想起那个故事外无声呐喊的人,他想,此时应该有人告诉他的令狐冲,不要打!这其中有天大的误会!

杨云不是他杀的,甚至是他替杨云报的仇。

可是没人心疼他的故事,而他自己却早已喊不出口。

那剑刺到他心上的时候,果然够快、够准、够狠,他明明已经强得独步天下,却还是觉得疼痛难当。

东方不败当时也是和现在的自己一样的吧?这么痛、这么恨。

他想起他听徐子易说书时就恨极了令狐冲刺了东方不败那一剑。

“令狐冲,我对你一番情义,处处手下留情,你竟然下这么重的手!”

结果最后东方不败死了。

她太傻了,令狐冲最后还不是负了她,也许以后还会忘了她。

他突然不愿做东方不败了。

果然“东方未明”还是多了一个“未”字,他注定不是东方不败。

他是东方未明,他要以东方未明的方式替东方不败扳回一筹。

所以如同湖畔初遇一般,他抽出剑说兄台我们来比一比。

只能比一场,输了就会死的比赛。

那一刻那人也笑得酒窝里仿佛贮了酒,笑是悲极生乐的狂笑,酒是摧心断肠的毒酒。

结束的那一招,他刻意换成了当初被闪避得七荤八素的月射寒江,这次那人却再没能闪躲过去。

世间万事岂非都是如此?我猜得中这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

上苍怜他,这次换他杀了他的令狐冲。

更巧的是,他的令狐冲也穿一身红衣。

 

果然徐子易讲的故事都是骗人的,令狐冲从没喜欢过东方不败。

 

故事差不多要讲完了,但我还有好多好多话要跟你说。

 

剑寒兄。

傅剑寒。

傅大侠啊。

我不喜欢老天爷,也不喜欢什么巧合。杀我父亲之人,我助了他,杀我母亲之人的儿子,我敬着他。早在洛阳那小小酒馆里,在我最无能为力之时,老天一下就把我两个杀亲仇人送到面前,而我浑然不知,一杯毒酒下肚,大梦五载,兜兜转转,仿佛又回到了起点,唯独你,是我不愿错失的巧合。

我夜夜故梦梦到的都是第一次在湖边比剑那日,你还不会霸王别姬,我还只懂月射寒江。我第一次碰到你就挺喜欢你的,所以我想和你一直打,一直打,累了就躺下来聊会儿天,渴了就破一坛关外白,饿了你可以钓鱼,我给你烧菜吃,乏了就天为被地为床,数着星星睡过去。

没有外人,没有江湖恩怨,没有家仇等我报,没有邪教等我除,我不用管皇帝是不是昏庸无道,也不用管武林是不是动荡不安。百姓疾苦关我屁事,国仇家恨与我何干?可以的话我甚至不想知道我的身世,就那么一辈子被蒙在假象里快快乐乐地过下去,做那个用一条蚯蚓钓起一条神鱼就能高兴得满地打滚的又傻又蠢的东方未明。

可现实是你三招不过就把我打倒了。

所以我一直都怨你,我一直都特别讨厌你断了我的梦。我踩着你的脚印想追上去打你,走了好远回过神来才发现我们已经不是一路人。

原来我们从起点开始,就不是一路人。

 

后来我一个人哭,一个人走,渐渐地发现,我才是最强的,比你还强许多。

你求而不得的姬无双,只要我想,我就能让她弃暗投明。

你多有关注的赵雅儿,只要我想,她就愿和我琴瑟相好。

只要我想,什么天下第一,武林盟主,都是探囊取物;万贯家财,千古流芳,不过唾手可得。

只要我想,我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可以大乱天下,动荡中原。

可是这些我其实都不想。

富贵荣华、名利地位、绝世武功、香车美人我一个都不想要,我推开姬无双,推开赵雅儿,挤开剑南兄,挤开杨大哥,就为了走到你面前让你好好看看我。

我想要爱。

我想要你也喜欢我。

然后你蹭了蹭鼻子,特别豪迈地说了句未明兄傅某也一直都挺喜欢你的啊。

我输了。

我是白痴。

好像只要扯上你,我就总是输。

好像遇到关于你的事,我就蠢成一只任人乱揍的地鼠。

傅剑寒你这个混账王八蛋。

 

真的,如果故事结局注定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宁可你从未出现在我的故事中。

 

剑寒兄,我的故事真的讲完了。

你也给我讲你的好不好?

你该醒了,你再装睡我可就要亲你了。

醒醒,剑寒兄。

傅剑寒?

傅剑寒!!

……你为什么还不醒。

 

一片苍茫静夜,一轮明月,一处悬崖,和一坐于其上的背影。

东方未明自他膝上躺着的那平静安详的少年额间取下了一条白布带,又一手扯开了自己的红头绳,一霎间乌发坠地,衣衫绯红,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只一壶酒伴其身侧,寒风吹过,青丝红袖缥缈舞于天地之间。

红头绳系在少年的手腕,白布带捂在自己胸前。

 

故事结束了。

挣扎到最后,原来是个悲剧。

我还有些事情未做,有这信物,你在奈何桥头等我。

傅剑寒,来世再见。

 

 

 --------------------------------------------------------------------------

碎碎念:

一把鸡血上头一口气码了一万多字看着好像比较恼火,不过因为是个连贯的故事愣是没忍心把它分成几章....

maya我肯定是看太太们的刀看多了一定是这样,这么甜这么苏这么暖的西皮怎么会我第一铲就给了把刀…(/゚Д゚)/

还好,刀法不好,排版更是烂得可以,后面写得烂到我自己都不忍直视,我太糟糕了,请嫑和我嗦发.... ヽ(o`皿′o)ノ【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不写在前面?!】

大概会有番外?毕竟这只是未明儿视角,嗯,窝会努力哒┗(・ω・;)┛

最后提前祝宝宝们新年快乐呀~